返回列表 发帖

对美军高精度航空武器攻击俄航空兵基地的作战建模分析

本帖最后由 @潇宝贝 于 2019-9-2 13:46 编辑

【知远导读】2019年6月,俄空军问题专家С.А.普罗斯维林、Н.И.莫罗佐夫在俄军事期刊《空天力量理论与实践》(总第10期)发表文章,分析美国等发达国家高精度航空武器的发展现状,阐述其作战运用的方式与能力。文章重点梳理了俄罗斯的主要假想敌——美国及北约军队使用空天打击武器的几种方案。作者还通过建立作战模型,计算出美军及其他北约国家军队使用高精度武器打击俄军航空兵基地所需的兵力兵器构成与作战参数。文章全文编译如下:对现代作战行动与最近几十年来发生过的战事进行分析可知:战争初期在作战区域实施空中进攻战役,是“敌人”(编按:指代美国及其盟友,下同)使用空天打击武器的基本样式。这一行动可持续3-7昼夜。首次空中进攻战役通常需要动用大部分的航空兵部队和导弹,其中包括75%的空军航空兵、30%的海军航空兵,以及60%的空基与海基巡航导弹。空中进攻战役主要由航空导弹密集突击构成。在首次空中进攻战役期间,可以发动7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实施航空导弹密集突击需要动用尽可能多的战斗航空兵、巡航导弹、战役战术导弹、武装直升机以及无线电电子对抗设备。首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最具威力,其主要任务是毁伤对方的核导弹部队、航空兵部队与反导部队,破坏对方的航空指挥系统与防空系统,并在此基础上达成空中进攻战役的主要目标——赢得空中优势。为保障进攻的突然性与最佳效果,“敌人”最有可能在夜间实施航空导弹密集突击,并且会大量使用高精度武器。

本文研究内容的现实意义在于:近几十年发生过的若干局部战争表明,在“敌人”首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的目标清单中,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居于特殊重要的地位。由于俄军的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通常部署在靠近边界线(战斗接触线)100至200千米的区间,“敌人”将会使用高精度杀伤武器对其进行打击。因此,从理论上分析美军及其他北约国家军队使用高精度武器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兵力配置与技术参数,对维护俄国家安全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

“敌人”首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的战役战术布置


莫罗佐夫、涅梅金与普罗斯维林在《现代战争中高精度武器反制系统》报告中进行的定量分析表明,“敌人”在某一战役方向实施空中进攻战役期间,为遂行首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任务,可能动用350架战机,其中包括约240架攻击战斗机(多用途战术歼击机与歼击轰炸机),约80架防空歼击机,以及约30架侦察机与电子战飞机。根据时间、位置、兵力与装备的不同,参与首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的全部兵力可以分成3个战役梯队。具体情况见图1所示。


图1 “敌人”遂行首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任务的战役战术布置


战役第一梯队,即巡航导弹与无人机梯队。该梯队负责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机场设施。2017年4月7日至2018年4月14日,美军对叙利亚军事目标进行的导弹突击行动表明,“敌人”可以使用装备BLU-116、JAST-1000侵彻战斗部和子母战斗部,以及BLU-97B复合效应炸弹的AGM-86D、AGM-158BJASSM-ER空基巡航导弹。在海基巡航导弹序列中,“敌人”可能使用配备侵彻战斗部和/或子母战斗部的BGM-109C/D“战斧”、BGM-109E“战术战斧”导弹。С.К.布尔米斯特罗夫主编的《空天防御军官手册》指出,美军的空基巡航导弹将由战略轰炸机(B-52H、B-1B)或战术战斗机(F-15E、F-16C)发射,而海基巡航导弹将由水面舰艇(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和核潜艇在机动区域内发射。巡航导弹密集发射将按照上述方式实施。战役第一梯队需要在战役第二梯队(防空突击梯队)行动之前的5-15分钟内,将巡航导弹一并发射至边界线(战斗接触线)。为开展侦察、目标指示与打击效果评估,战役第一梯队还可以补充MQ-1B“捕食者”、MQ-9A“死神”多用途无人机。它们除了完成上述主要任务外,还能够利用高精度打击武器对航空兵基地目标实施辅助攻击。战役第二梯队,即防空突击梯队。该梯队主要负责突破对手的防空系统、封锁歼击航空兵基地并在空中予以歼灭,毁伤侦察、指挥与通信系统。按照美军在伊拉克和南斯拉夫实施空中打击的经验,防空突击梯队约占航空兵全部兵力的20%。该梯队的主要力量由突击战斗机群(占60%)构成,此外还包括掩护战斗机群(占30%),以及侦察机和电子战飞机群(占10%)。其中,突击战斗机群由多用途战术歼击机、歼击轰炸机和强击机构成,用于攻击雷达站、防空设备、指挥所与通信枢纽,其作战区域既包括己方主力的通行区,也涵盖敌方目标的分布区。掩护战斗机群用于保障净空环境,防范俄军航空兵进入其主力通行区,封锁距边境最近的机场,直至突击航空兵梯队对这些机场实施打击。通常每个掩护战斗机群下辖2-4架多用途歼击机(F-15C、F-16C、F-22A、EF-2000),装备AIM-9“响尾蛇”、AIM-7“麻雀”、AIM-120“阿姆拉姆”、AIM-132“阿斯拉姆”等型空空导弹。“敌人”掩护战斗机群作战使用的主要样式是:通过空战消灭对手的歼击机,为己方突击航空兵梯队遂行作战任务创造有利条件。

战役第三梯队,即突击航空兵梯队。该梯队的任务是实施纵深打击,通过歼灭位于对手境内的目标,进一步扩大前两个梯队的作战效果。突击航空兵梯队约占参与航空导弹密集突击行动的航空兵全部兵力的80%。该梯队下辖突击战斗机群(占70%)、掩护战斗机群(占20%)以及侦察机和电子战飞机群(占10%)。为确保安全,突击航空兵梯队需要在防空突击梯队打击结束后,间隔10-15分钟前出至战斗接触线。为了强化打击行动的持续性,可以组建两个编制相同的突击航空兵梯队。突击战斗机群在掩护战斗机的伴随下,按密集战斗队形编组,将在极短的时间内飞过防空压制兵器覆盖的区域,之后改变航线接近打击目标。在突击航空兵编队序列中,“敌人”位于纵深400-500千米的战术级突击战斗机群负责攻击对手航空兵基地的机场设施。执行该作战任务的兵力可能包括2个挂载高精度空地武器(导弹、航空制导炸弹)的歼击轰炸机中队(F-15E、“狂风”战斗机、“幻影”战斗机),或者是多用途歼击机中队(F-15C、F-16C、F-22A、EF-2000)。

“敌人”空天打击武器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目标、路线与兵力兵器编配方案


“敌人”空天打击武器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主要目标包括:跑道,主滑行道,位于疏散区的飞机(敞开式停机坪、隐蔽区或掩体),油料库,以及航空杀伤兵器和指挥所。“敌人”在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实施攻击的可能路线如下图所示。


图2 “敌人”空天打击武器攻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路线图


现代高精度杀伤兵器与非制导航空杀伤兵器在攻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方式上存在根本不同。如前所述,“敌人”可以在本国或邻国境内发射空基与海基巡航导弹,而不用越过边界线(战斗接触线)。至于航空制导炸弹和子母炸弹的战术运用,必须要认清下列趋势。现代航空弹药具备的新型驱动能源和空气动力特性,扩大了其作战运用(投放)距离。“敌人”的战机可以不用进入对手防空系统的覆盖区间,而是在距离目标20-100千米的位置使用航空制导炸弹(子母炸弹)。航空制导炸弹(子母炸弹)脱离载机后,可以在惯性制导系统和卫星制导系统的支持下不断修正飞行轨迹,从而保障作战行动最大程度的隐蔽性。现代高精度武器具有雷达与光学侦察的低可探测性,主要飞行阶段的被动式导航,以及作战运用的多样性等特点。这些因素极大加剧了保障航空兵部队安全、提升航空兵基地防御水平的难度。空中预警兵力兵器(雷达站、对空观察岗哨)很难及时发现来袭的高精度杀伤武器,自然也就难以及时组织有效的航空兵基地防御。“敌人”可能用于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空袭兵力兵器编配情况如下表所示。

表1 “敌人”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兵力兵器编配方案



“敌人”空天打击武器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空间-时间”模型


为加强空中态势感知与预警能力,制定高效的航空装备和专业设备防护方案,保持航空兵部队的战备水平,需要计算出“敌人”可能使用的兵力兵器编制,并建立“敌人”在首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中使用空天打击武器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数学模型(如图3所示)。


图3 “敌人”空天打击武器攻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空间-时间”模型


在首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阶段,以空天打击武器(巡航导弹和无人机)越过边界线(战斗接触线)为起点,计为“敌人”空天打击武器的开始运行时间,即T=0。为回击“敌人”来袭兵武器,俄军指挥部实施密集火力突击的时间计为P。回击开始时间即P=0。通过分析“敌人”用于攻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兵力兵器的可能编制方案、运用方式,以及现代高精度杀伤武器的技战术特点,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在P+0.08-0.09...P+0.13-0.14时间段内,根据俄军航空兵基地部署纵深的不同(100至200千米),每个机场都可能在1-2分钟内遭受空基(海基)巡航导弹的攻击。“敌人”使用巡航导弹发动攻击的目标是——封锁驻扎在航空兵基地上的航空兵,直至突击战斗机群开始行动。为了破坏跑道和主滑行道的路面,以及消灭位于敞开式停机坪上的飞机和特种设备,“敌人”可能使用4-6枚装备子母战斗部的空基巡航导弹(如图4所示)。


图4 “敌人”空基巡航导弹攻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路线图



在P+0.14-0.36...P+0.20-0.42时间段内,俄军歼击航空兵驻扎机场可能遭受“敌人”防空突击梯队编制中的掩护战斗机群的封锁,直至“敌人”突击航空兵梯队的主力进入战场。需要强调的是,本文提出的模型考察了如下情况:“敌人”掩护战斗机群的编制包括4架F-15C多用途歼击机,其主要装备方案为8枚空空导弹(4枚AIM-9“响尾蛇”、4枚AIM-120“阿姆拉姆”)。“敌人”的歼击机将在2000-3000千米高度发动攻击。在P+0.36-0.42...P+0.42-0.48时间段内,“敌人”可能动用战术级突击战斗机群,利用航空制导炸弹(子母炸弹)对俄军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发动攻击,其目标是:在下一轮航空导弹密集突击前摧毁主要机场,歼灭位于疏散区的飞机。为了对1个机场发动攻击,“敌人”的战术级突击战斗机群可能编配8架F-15E歼击轰炸机,并按照攻击目标进行如下编队:4架F-15E,每架挂载6枚装备侵彻战斗部的GBU-31JDAM精确制导炸弹,用于对机场跑道和主滑行道实施攻击。在该编队中,F-15E将在距离机场20-25千米(在使用“钻石背”弹翼的情况下为70-80千米)的位置,从10000-12000米的高度投放该型炸弹。4架F-15E,每架挂载16枚装备侵彻战斗部和/或爆破战斗部的GBU-53/BSDB II航空炸弹,用于对位于疏散区、机库或钢筋混凝土掩体内的飞机,以及弹药库、油料库和指挥所等目标实施攻击。在该编队中,F-15E将在距离机场70-100千米的位置,从高空投放该型炸弹(如图5所示)。


图5 “敌人”航空制导炸弹攻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路线图


在P+0.20-0.47...P+0.40-0.53时间段内,“敌人”可能派出MQ-9A“死神”多用途无人机飞抵俄军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其目标是:查明俄军航空兵基地在遭受巡航导弹突袭后的战备水平,明确状态完好的飞机数量,为开展下一轮巡航导弹攻击提供准确的情报,以及对航空导弹密集突击阶段全部杀伤兵器的作用效果实施监控。为达成上述目标,“死神”多用途无人机可能使用APY-8“山猫”机载预警雷达,以及MTS-B机载红外传感器(编按:MTS-B由美国雷声公司研制,属于多光谱传感器,该系统包括电视摄像机、热成像仪与激光测距/目标指示装置)。除了侦察装备,MQ-9A“死神”多用途无人机飞还能挂载近2吨的高精度弹药,可以用于消灭一些零散目标。

结 论


美国及其他北约国家列装的现代高精度杀伤武器,具有新型驱动能源和空气动力特性,作战模式和方法不同于常规武器。本文提出的“空间-时间”模型能够反映出“敌人”空天打击武器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高机动性。通过分析美国及其他北约国家军队先进巡航导弹、航空制导炸弹和子母炸弹战技术特点,计算这些高精度航空武器打击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空间与时间参数,可以得出以下三点结论:

首先,美国及其他北约国家侵入俄罗斯领空后,经过8-16分钟即可对俄军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发动攻击,整个作战行动持续时间仅为42-48分钟;

其次,美国及其他北约国家在短时间内密集发射(间隔4-6分钟)大量(达100枚)小型高精度航空弹药,能够对俄军的防空系统构成严重威胁;最后,航空弹药的高精度和作战运用的灵活性,能够保障美国及其他北约国家在攻击俄军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时,只需投入少量的兵力兵器即可达到最大的作战效果。

上述情况要求俄军的指挥员认真对待航空兵基地防空,以及航空兵部队侦察、战术伪装、电子对抗、工程保障、三防保障及其他类型保障等问题。这既是为了对抗美国及北约国家空天打击武器的进攻,也是为了削弱敌军打击俄军战役战术航空兵基地的作战效果。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