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前CIA高官解析川普说“我们处于战争中”

前CIA高官解析川普说“我们处于战争中”
2019年10月07日/Brad Johnson

媒体对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近日的一个声明进行了大量报导,这个讲话的大意就是,“乌克兰电话”问题所启动的弹劾调查总统程序显示“我们正处于战争中”。可以说,总统发表的这个声明既是正确的,但同时也不完全正确。

川普的说法是正确的,因为民主党的行为的确已经完全转变为一个“战争”状态,已经超越了真理和正义所划定的所有界限,最新的行动是利用了川普同乌克兰总统的电话通话作为借口。他们把整个弹劾调查强加给美国人民,而且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再去关心哪些是可以做或可以说的了。

阅读了川普和乌克兰总统的电话谈话文字记录之后,你会发现,很难在里面找到有任何的违法行为。任何理智和诚实的人,即使对事实只有基本的了解,也能看出,总统并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但这个美国总统和乌克兰总统之间的对话却突然引发了轩然大波,关于告密者的新消息几乎每天都在媒体被曝光和炒作。我们现在了解到,这个所谓的告密者实际上是一名被分配到白宫的中央情报局官员。

奇怪的是,我们还了解到,中央情报局(CIA)秘密修改了检举告密相关规定,以便某人可以在并未直接了解相关事件的情况下成为举报者。在此前,要进行检举告发,那么获得第一手的资料是绝对必要的。此次中央情报局前所未有的秘密改变规则的时机也非常有趣。这个规则的改变发生在8月份,刚刚好赶上了这位告密者提交他的检举川普电话会谈的报告,尽管他并没有相关情况的第一手资料。

如果没有中央情报局领导层的知情和同意,这些规则的改变是不可能完成的,川普需要密切关注现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和她的领导团队的诚信。这个问题就把我们带到了前面所说的,川普的关于当前弹劾听证会“正处于战争中”的声明的不完全正确之处。

总统对这个问题的估计是不充分的,因为它实际上要严重和大得多,这也就涉及到了我经常写到的关于联邦调查局(FBI)、司法部(DOJ)以及中央情报局(CIA)的领导层的问题。

有记录显示,最近与美国外交官在纽约举行的一次闭门会议上,川普在讲话中声明说,一名“几乎是间谍”的“病态”告密者造成了此次弹劾,“我们正处于战争状态”。

如果中央情报局的领导层真的是为了推动告密者“举报”川普而提前改变了相关规则,那么这一切都是经过精心策划和深思熟虑的,而这位告密者实际上就是中央情报局安插在白宫的间谍。换句话说,这样做就是为了陷害川普总统。甚至有报导称,这位告密者的控诉书还是别人代写的,这是阴谋的另一个确凿证据。

虽然这些说法还有待观察,但在(陷害川普总统)这一点上,此前的整个“通俄门”调查的串通和骗局显然就是由前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领导层策划和实施的,很可能也得到了中央情报局高层的支持。现在我们所面对的正在进行中的“乌克兰电话”骗局,则似乎是由中央情报局的领导层策划和实施的。

至少,这要比川普所形容的“处于弹劾的战争之中”更糟糕。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们可能正面对着一个由高级政府官员及情报机构高层组成的企图针对川普发动政变的集团,果真如此,这实际上可能已经等同或接近了叛国罪的定义。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针对川普的“乌克兰电话门”的欺骗性指控,是在“通俄门”调查结束并交付了穆勒报告之后,就立即出现的。民主党人、主流媒体,以及情报界中潜在的叛国分子,似乎都以极快的速度想出了这个以推翻川普为目标的新方案。

很显然,该集团正变得越来越绝望,并正在加快计划实施的步伐。这可能是出于一个简单而自私的原因:根据美国《外国情报监听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 FISA)的调查,似乎将对大量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高级官员进行起诉,他们涉嫌在此前一直试图陷害川普。

华盛顿的每个人,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媒体和高级政府官员都知道这些起诉指控即将到来。民主党内部严重的腐败现象表明,一旦他们受到打击,他们将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大选中遭受可怕的损失。

民主党真的只有一种防御手段了,那就是在灾难降临到他们头上之前除掉川普。

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大力诽谤川普总统,以减少可能因针对民主党在情报界的特工及高级官员的起诉所遭受的影响。他们正在打最后一张牌。在这些起诉发起之前,全力败坏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的名声,就成为了“全场紧密盯人防守”战术的具体执行措施了。种种迹象显示,这些只是个开始,而且尚不会停止。

作者Brad Johnson(布拉德‧约翰逊)是一位退休的前中央情报局行动部高级官员和前情报站站长。他也是“美国公民要求情报改革协会”(Americans for Intelligence Reform)的主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