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本帖最后由 幻客 于 2020-10-4 21:47 编辑

美军目前的卫星操作运行是分散给予太空军,海军,陆军,NRO,非常混乱。
以军用通信卫星为例。保密性最强的AEHF、以及其极地上空相应EPS星座是空军掌握,现在移交给太空军。DCS及其后继者WGS宽频星座,卫星采办,发射任务属于太空军,卫星在空间的监控也是太空军任务,但具体任务组件payload遥控却一直属于陆军。极高频UHF窄频通信卫星及其后继者MUOS星座采办,运行,任务组件操作全属于海军,但太空军负责发射。

TOP

空军移交ICBM感觉不太现实。ICBM不光是导弹部队、安全部队和巡逻直升机。虽然ICBM和运载火箭同源,但ICBM与运载火箭及GMD的本质区别是它属于核武器运载工具,配套有负责核弹头贮存维护管理的一套系统。美军目前只有海军和空军两个军种设有核弹头贮存维护管理机构。空军是由空军核武器中心统一管理空基和陆基核弹头。不管是把ICBM移交陆军还是航天军,都需要把空军核武器中心一拆为二,新建一套陆基核弹头贮存维护管理机构。显然会比现状增加更多的管理成本和难度。对于国防部而言,ICBM相关的导弹部队、安全部队和巡逻直升机由哪个军种管都不过是左手倒右手,背着抱着一边沉。但如果ICBM移交会导致核武器管理成本额外增加,即便空军乐于甩包袱,国防部也是不愿承受的。

TOP

把美军目前的航空队列了个表

MAJOR COMMANDAIR FORCEDESIGNATIONAOCUNIFIED COMBATANT COMMANDC-NAF/NAF
AFGSC8AFAir Forces Strategic608th Air Operations CenterUSSTRATCOMC-NAF
AFGSC20AFAir Forces Strategic-USSTRATCOMC-NAF
ACC1AFAir Forces Northern601st Air Operations CenterUSNORTHCOMC-NAF
ACC9AFAir Forces Central609th Air Operations CenterUSCENTCOMC-NAF
ACC12AFAir Forces Southern612th Air Operations CenterUSSOUTHCOMC-NAF
ACC15AF---NAF
ACC16AFAir Forces Cyber616th Operations CenterUSCYBERCOMC-NAF
AETC2AF---NAF
AETC19AF---NAF
AFRC4AF---NAF
AFRC10AF---NAF
AFRC22AF---NAF
AMC18AFAir Forces Transportation618th Air Operations CenterUSTRANSCOMC-NAF
PACAF5AF--USFJNAF
PACAF7AFAir Forces Korea607th Air Operations CenterUSFKC-NAF
PACAF11AF-611th Air Operations CenterALCOMC-NAF
USAFE-AFA3AFAir Forces Europe603rd Air Operations CenterUSEUCOMC-NAF
USAFE-AFA17EAF--USAFRICOM-


一共17个航空队,1个远征航空队。17EAF目前只是3AF对接USAFRICOM业务的牌子,17EAF和3AF是一套机构人员,所以远征航空队可以忽略不计。17个航空队里面NAF和C-NAF大约一半一半。普通的NAF是部队管理机构,C-NAF除了有管理部队的职能以外,还是联合作战司令部的空军成员指挥机构。那么C-NAF就具有三大特征,首先是其在指挥链上受联合作战司令部指挥;第二是在其数字番号以外正式授有与指挥其的联合作战司令部相对应的文字名称;第三是有用于作战指挥的作战中心AOC。满足这三个条件,必然是C-NAF。这里面有几个特殊的:20AF 07年曾被授予 Air Forces Strategic 名称,虽然没有被取消的消息,但近几年一直不提了,同时它也没有AOC;11AF没有命名,指挥它的阿拉斯加司令部也只是次级联合作战司令部,但它有AOC具备作战指挥职能;还有7AF,命名AOC俱全,只是它由驻韩美军指挥,而非11个联合作战司令部中的一个。 在14年版的AFI13-103中,20AF、11AF和7AF也都被列为C-NAF。

C-NAF大致是一个联合作战司令部一个,个别也有一个C-NAF要伺候两个联合作战司令部的,如3AF;或两个不同作战领域的C-NAF对应一个联合作战司令部的情况,如8AF和20AF。基本没什么富余的。要裁减可以从普通NAF入手。ACC今年8月新成立的15AF是用于管理本土未部署部队的,好像替代不了。AETC的2AF和19AF分别管理非飞行训练部队和飞行训练部队,这个划分有道理,可以保持专业性,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外行领导内行。AFRC的3个NAF就明显不太合理了,22AF和4AF两个NAF都是负责管理支持空中机动司令部的后备役部队,以是否飞C-130系列飞机为划分标准,剩下一个10AF管空军其他全部后备役部队。所以,AFRC完全可以只保留一个NAF,或者至少把22AF和4AF合并。AMC本来就和AFRC有很多一方出飞机一方出人的协作部队,集中起来整编一下,协作部队装备全归现役,后备役只出人,AFRC管理难度就会小很多,没必要用两个NAF来管运输机后备役。

MAJCOM当中,PACAF的体制也是有优化空间的,12年裁减了13AF以后,剩下的三个NAF/C-NAF显得更加凌乱了。5AF和7AF完全是从政治上考虑要分别对接驻日美军和驻韩美军,无论是从管辖兵力还是区域面积考虑都没必要分两个NAF/C-NAF,整个欧洲加整个非洲实际都是由一个3AF管起来的。而11AF和ALCOM则是阿拉斯加由太平洋战区划归北方战区的残留问题,AOR归了北方战区,部队还要由太平洋战区军种派,一个尾巴留了快20年。11AF本来和1AF一样,都是在NORAD指挥下作战,直接合并算了。PACAF丢掉阿拉斯加,可以只保留1个C-NAF,考虑到地理跨度,也可以分前后方搞两个C-NAF。

TOP

C-NAF是针对联合司令部以及次级联合司令部,阿拉斯加司令部和驻韩美军均是印太司令部下属的次级联合司令部,所以7AF和11AF是C-NAF,并有各自AOC。但是驻日美军也是印太司令部下的次级联合司令部,5AF却无AOC,所以它不是C-NAF。太平洋空军本部直辖613 AOC,担负起朝鲜半岛、阿拉斯加以外的印太领域作战。
20AF非C-NAF,它没有AOC。8AF的608 AOC兼J-GSOC,这个作战中心是联合军种作战指挥性质。

TOP

除了Space Force,还有Space Command。按美军体制,Space Force只管已划归部队的训练、管理、建设、装备采办等事务。与作战和任务相关的活动都是由Space Command指挥。重新设立的Space Command和已有的六大战区司令部一样,是地域性联合作战司令部,AOR是海拔100公里以上的空间,而不是像特种作战、网络、运输、战略那样的职能性联合作战司令部。因此,美军各军种在海拔100公里以上空间的活动都归航天司令部管,任务也是在航天司令部全面指挥下由各军种分担的。毕竟各军种是航天产品的用户,严格限制用户权限肯定不是设立航天军的初衷,也失去了同时设立航天军和航天司令部的意义。只要任务行动有人统管,美军是不会太在意各军种分工琐碎的。

TOP

不是所有一级司令部首长都是四星担当,三星也有,比如空军特战司令部司令。如果说一级司令部本身又是作战司 ...
幻客 发表于 2020-10-4 21:32



   确实,可以恢复23 AF的番号但AFSOC内其他设置全都不换,完美解决问题。

TOP

把美军目前的航空队列了个表



一共17个航空队,1个远征航空队。17EAF目前只是3AF对接USAFRICOM业务的 ...
197322841 发表于 2020-10-7 21:15



   综合各方需求考虑,可能唯一绝对应该裁的就是预备役NAF,3个里面至少4 AF和22 AF合并,这样4/22 AF对应AMC,10 AF对应ACC,进一步还可以把AFRC HQ裁了,4/22 AF接受AMC指挥,10 AF接受ACC指挥,原本90年代以前就没有AFRC只有Air Force Reserve(AFRES),即预备役NAF虽然有专门的上级机构但不是一级司令部。再进一步,如果预备役NAF全部合并成一个,倒是刚好可以把这个NAF和AFRC总部直接合并,指挥官由原AFRC的三星中将担当,然后看要不要赋予或保留NAF番号,就像AFSOC可以选择的那样。

TOP

除了Space Force,还有Space Command。按美军体制,Space Force只管已划归部队的训练、管理、建设、装备采办 ...
197322841 发表于 2020-10-7 22:25



不过通信卫星方面其实各军种包括NRO完全可以共用以达到最优化,各军种保留自己的最特殊的需求,例如海军可以独立发展海洋监视星座,把窄带通信卫星交给太空军。

TOP

关于ICBM和GMD,考虑到短期内太空军都不想接手,ICBM移交给陆军又会增加核武器管理成本,因此ICBM和GMD都继续留在空军和陆军中好了,前者如果对空军其他预算挤压太严重,就应该学哥伦比亚级那样设立独立基金(其实我记得空军要求这么做很久了,国会不批)

TOP

海洋监视卫星属于NRO业务,与海军无关,除了窄频通信卫星,海军并无其他大型航天项目。
国会虽然为哥伦比亚潜艇设了海上战略威慑基金,但到目前为止这个帐号没有用过,哥伦比亚预算均是来自海军部本身预算。可见国防部并不认同这种做法。

TOP

太空军首度预算申请154亿美元,NRO预算保密但外界猜测不会低于太空军,加之其他军种航天、MDA支出,美军一年用于太空至少350亿。相比较而言,NASA年预算也就200亿元上下。

TOP

美空军、海军均把欧洲和非洲责任区域的军种司令部合并了,现在陆军也这么搞了,欧洲陆军司令兼非洲陆军司令,并且从中将提升到上将岗位。据说白宫更有意把非洲司令部重新并入欧洲司令部,目前阻力来自国会,坚持非洲司令部是单独的联合司令部。

TOP

16AF升格为MAJCOM的趋势很明显。ACC现役加文职一共约10万人,16AF占约3.3万人,仅次于约4.5万人的15AF。16AF的人数已超过了约1.7万人的AFSOC、约2.5万人的USAFE-AFA、约3.2万人的PACAF和约3.2万人的AFGSC这4个MAJCOM。并且在任务方面,16AF接受CYBERCOM指挥,相对偏离于ACC传统职能范围。分离16AF也可以使ACC更专注于传统的空中作战职能。

TOP

当初设立AFRICOM是一个政治因素主导的决策。AFRICOM成立以来,AOR内的最大规模的驻军是非洲之角多国联合特遣队,还是AFRICOM成立时连人带地盘从CENTCOM移交过来的。而且一直以来CJTF-HOA都是在外围配合CENTCOM的军事行动。如果以军事因素为主导,依据人文和自然条件划分,可以退回到07年AFRICOM成立以前,把非洲之角还给CENTCOM;EUCOM保留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交给SOUTHCOM。

TOP

15AF没有任何网上资料
最善应变者得生存

TOP

15AF是今年8月20日新成立的。今年8月20日,ACC对所属航空队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原第9航空队撤销;第12航空队取消了部队管理职能,专门作为南方战区空军作战指挥机构;成立第15航空队,原隶属第9航空队和第12航空队的部队转由第15航空队管理;中央战区空军加授第9航空队番号。

新的第15航空队司令查德·弗兰克斯少将和士官长本杰明·赫登在调整前分别担任原第9航空队司令和士官长,驻地也还是原第9航空队的驻地。如果为了便于理解,可以这么说,原第9航空队把番号给了中央战区空军,自己改名叫第15航空队,同时收编了第12航空队的部队。

TOP

其实中央司令部航空队本来就是从第9航空队分离出去的。原先第9航空队即是中央司令部C-NAF,又是本土驻扎战术空军部队管理单位。美国本土以密西西比河为界,以东战术空军及基地属于第9航空队,以西属于第12航空队(又兼南方司令部C-NAF)。中央司令部作战任务繁重,所以几年前把中央司令部C-NAF单独分组。现在是把所有本土战术空军统一交付重新建立的第15航空队,中央司令部航空队再度并入第9航空队担负中央司令部C-NAF,第12航空队继续是南方司令部C-NAF。

TOP

历史上存在着两个第9航空队,一个是从二战诞生到09年8月AFCENT和9AF分家时的老第9航空队,另一个是09年8月AFCENT和9AF分家至20年8月的新第9航空队。09年8月,AFCENT和9AF分家时,AFCENT继承走了老第9航空队的全部历史和荣誉。这之后的第9航空队算是一支新部队,不得再使用老第9航空队设计于二战时期的部队徽章,而是使用了全新设计的部队徽章。20年8月,新第9航空队番号撤销,原班人马成立了第15航空队。同时,AFCENT重新启用了老第9航空队番号,徽章仍然是二战时的设计。


左一:第9航空队徽章(09年8月-20年8月)
左三:第9航空队徽章(二战-09年8月,20年8月- )


AFCENT=>9AF(AFCENT)司令格利高里·吉略特中将,军衔高于9AF=>15AF司令查德·弗兰克斯少将。

TOP

10月16日,航天军航天作战司令部在范登堡空军基地举行首批校级军官转入航天军仪式。











TOP

10月15日,空军特种作战学校作战与领导力发展系作战教研室主任罗伯特·勒纳少校宣誓转入航天军。















这个人很奇怪。从照片看,他胸前有一个航天专业章和一个导弹作战专业章,而且是转入航天军,必然是航天和洲际导弹相关领域的军官,可他目前为什么在空军特种作战学校任作战教研室主任呢?空军特种作战学校作战与领导力发展系作战教研室教三门课,分别是特种作战入门、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任务指挥、特种作战部队航空指挥与控制,跟这人的专业一点不沾边。都知道美军军官任职跨度大,但那通常只是跨部队,如此跨专业的倒很罕见。因为他级别不高,网上没有简历,不清楚他的任职经历,只找到2012年他在第50航天联队第50网络作战大队第22航天作战中队任职时获施里弗空军基地季度尉官奖的新闻,他当时还是上尉军衔。第22航天作战中队是搞卫星测控的,现已隶属航天军第6支队。


右一为时任上尉的罗伯特·勒纳

TOP

还有一点奇怪的是,罗伯特·勒纳少校换了缀有航天军胸标的军服后,左臂和右臂仍然分别佩带着空军特种作战学校和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臂章。不知道他是要以航天军人员身份继续在空军特种作战学校任职呢,还是调离前的暂时着装?如果确定要调离,那何必在航天军军服上带两个空军单位的臂章?

TOP

本帖最后由 197322841 于 2020-10-22 10:59 编辑

10月20日,由航天军直接召募的首批7名新兵入伍。航天军副作战部长大卫·汤普森上将和航天军机关副司令、航天军航天作战司令部候任司令斯蒂芬·怀廷少将分别在马里兰州米德堡巴尔的摩入伍分配站和科罗拉多州丹佛入伍分配站为其中4人和其中3人主持了入伍宣誓仪式。7名航天军新兵将和空军新兵一起在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接受为期8周半的新兵训练,此外还要接受20课时的航天军专业训练。未来12个月,航天军将直接召募312名新兵。











TOP

10月23日,驻施里弗空军基地的航天司令部航天防御联合特遣队11名校级军官转入航天军。



TOP

航天军航天作战司令部所辖防区、联队、支队



TOP

STAR DELTA 是个什么组织?
最善应变者得生存

TOP

航天训练与战备支队(暂编),主要负责人员训练的。目前航天军航天训练与战备司令部还未成立,暂归航天军航天作战司令部管理。

TOP

回复 104# 197322841

防区?SpOC West是SpOC在西海岸的指挥所吧。另外,负责卫星发射的太空联队为何没有改编为支队?而且,它说SpOC目前代管这些联队,直到Space Systems Cmd建立为止。太空系统司令部是装备采办部门,航天发射是作战任务,没有关系啊。

TOP

防区是我对garrison的翻译。10月21日在彼得森空军基地正式成立了SpOC,先前由范登堡空军基地的原空军第14航空队改的那个SpOC就改名叫SpOC WEST了。30、45联队将来转航天系统司令部可能是因为把航天发射算作试验任务了?也许将来会在SpOC下面成立更加实战化的应急机动发射部队?

TOP

回复  197322841

防区?SpOC West是SpOC在西海岸的指挥所吧。另外,负责卫星发射的太空联队为何没有改编 ...
幻客 发表于 2020-10-28 22:11



他说的“防区”应该是指Garrison(个人认为翻译成驻屯地最好)。

另外30和45太空联队的隶属从历史上就不同于一般的太空部队,1991年的改编前,30和45联队还只是西部太空与导弹中心(Western Space and Missile Center)和东部太空与导弹中心(Eastern Space and Missile Center),隶属空军系统司令部(AF Systems Command),1991年改编成联队,1993年转移到空军太空司令部的第14航空队,作为作战单位。

再结合同样曾经隶属空军系统司令部的太空与导弹系统中心(SMC)的历史,SMC直到2001年都还是接替AF Systems Command的AF Materiel Command的一部分(SMC本身由AFSC的Space Division发展而来)。2001年对于太空作战部队的改编是关键性一年,拉姆斯菲尔德委员会刚得出结论,应该组建一个隶属空军部的Space Corps,但被时任空军部长和空军参谋长(后者是军二代Michael E. Ryan,第二任空军参谋长John D. Ryan之子,并且Michael还客串了太空军事科幻剧Stargate SG1扮演自己,这剧也正面宣传了空军对太空作战的重视,隐喻太空军不该分家)以一篇《The Aerospace Force: Defending America in the 21st Century》给挡回去,作为妥协,太空军独立进程渐进化,SMC编入AFSPC,说是通过整合作战与采办提高效率,实际是让AFSPC半独立化。

然后现在太空军独立成军,SMC和两个发射联队都计划被重新编入Space System Command,回归1993年以前的结构,说明太空军从根本上认为太空发射是后勤而不是一线作战的一部分,当初30 SW, 45 SW和SMC编入AFSPC只是权宜之计。

TOP

10月21日,作为航天军三大司令部之一的航天作战司令部在科罗拉多州彼得森空军基地正式成立,由同日刚刚转入航天军并晋升中将军衔的斯蒂芬·怀廷担任首任司令。同时,驻范登堡空军基地的航天作战司令部撤销,改为航天作战司令部西部,封存原空军第14航空队军旗。











TOP

或许可以这么解释,在轨道上的才算是作战,航天发射属于兵力投送。

TOP

防区是我对garrison的翻译。10月21日在彼得森空军基地正式成立了SpOC,先前由范登堡空军基地的原空军第14航 ...
197322841 发表于 2020-10-28 22:46



   太空发射是一个准备周期极长且需要经常和承包商沟通协调的工作,这与太空作战(航天器运营、地面传感器控制、天地网络维护)和洲际导弹作战(经常被认为与太空发射一样都是发射火箭)都不同,进而太空发射在历史上大部分时间(整个冷战时期)都归属后勤单位AF System Command。现在是因为太空军独立成军,不需要全都集中在一个AFSPC,又重新调整了回来。

TOP

回复  @wx_9nar6f4t

这两个联队目前任务是航天发射,把军用卫星、航天器从运载火箭发射升空。第30太空联 ...
幻客 发表于 2020-10-28 23:13



   在整个冷战时期,从Schriever时代开始,太空发射都是属于采办单位(导弹发射独立了出来,编入了战略空军司令部),空军太空先驱Schriever将军本人也是AF System Command的一把手。说实话个人认为今后关于太空发射单位的隶属问题,SpOC和SSC就是吵起来都不奇怪,甚至SpaceX的Starship服役后,Air Mobility Command也能来插一脚(星舰快递,一小时内投送比一架次C-17的装载量更重的货物到地球另一端),因为从上一任AMC指挥官开始USAF/AMC就表态有意争夺Starship的控制权。可以说不同的人和单位对此的见解差异巨大。

TOP

本帖最后由 幻客 于 2020-10-28 23:41 编辑

下一轮NSSL发射合同被ULA和SpaceX瓜分了,诺格宣布了其OmegaA运载火箭终止,但是蓝源还在开发其运载火箭,是看准再下一轮NSSL合同吧。Rand做过研究,说美国只要维持两家大型运载火箭厂商就行了,可以达到良性竞争降低发射成本,要维持三家很难。那蓝源还搞下去吗?中小型运载火箭发射市场相对就比较大了,可以允许多家企业参与。

TOP

蓝源只能继续自掏腰包

TOP

10月26日至28日,空军参谋长小查尔斯·布朗上将视察驻范登堡空军基地的第30航天联队、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第532训练中队和第576飞行试验中队。10月29日0时27分,第576飞行试验中队从范登堡空军基地试射了一枚民兵3型洲际弹道导弹,任务代号GT-236。











































TOP

10月28日,航天军在五角大楼为19名校级军官举行转入航天军仪式,航天军作战部长约翰·雷蒙德上将主持。







TOP

回复 104# 197322841

第9支队(Space Delta 9)任务是轨道战,那么就是说空间进攻能力属于此单位。

TOP

11月17日,航天军在洛杉矶地区直接召募的首批新兵在加州洛杉矶入伍分配中心宣誓入伍。之后他们将被送往得州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基地参加新兵训练。





TOP

11月16日,美军航天司令部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举行多国部队航天成员司令部司令交接仪式。已获航天司令部副司令任命的约翰·肖少将离任,由之前担任航天军机关作战与通信处长的迪安娜·布尔特少将接任。











TOP

11月23日,航天军第3支队第4航天控制中队航天控制技师凯文·贾斯蒂斯中士成为高官指定士兵任命军官项目入选者。航天军作战部长约翰·雷蒙德上将在彼得森空军基地向他当面祝贺。

高官指定士兵任命军官项目是空军部选拔优秀士兵进入军官训练学校,培训后任命为军官的一条特殊途径。它无需报名申请,不设委员会评选,由空军各一级司令部司令和航天军作战部长直接指定士兵进入军官训练学校。每年,空军各一级司令部有1个名额,航天军有2个名额。

高官指定士兵任命军官项目根据被指定士兵学历情况分两种途径:若被指定士兵已有学士学位,则直接进入军官训练学校接受培训;若被指定士兵未获得学士学位,则准许其以现役身份全职读取学士学位后,再进入军官训练学校接受培训。

此次被指定的凯文·贾斯蒂斯中士在非洲战区部署期间,运用航天控制技能,引导联合特种作战特遣队追踪多个高优先级暴力极端组织,消灭500多人并解救2名平民。主要由于他的贡献,他部署期间所在中队获空军2019年度航天任务组奖。

由于凯文·贾斯蒂斯中士已获地球科学专业的学士学位,近日他将直接赴麦克斯韦尔空军基地参加军官训练学校培训。





TOP



太空军终于将帕特里克空军基地(Patrick AFB)和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Cape Canaveral AFS)更名为太空军基地(SFB/SFS)了

TOP

11月4日,被编入第320训练中队的航天军首批新兵在得州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基地上课。

















TOP

12月10日,航天军直接招募的首批7名新兵在得州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基地训练结业。空军部长芭芭拉·巴雷特、航天军作战部长约翰·雷蒙德上将出席结业式。

2021财年,航天军计划招募312名新兵。首个全部由航天军新兵编成的训练小队将于2021年2月结业。





































TOP

目前,美军官方讲话和文件对航天军军人的称谓是 Space Force profession 或 space profession,与陆海空军及陆战队的soldier、sailor、airman、marine并列。不知是想出更好的词以前暂时过渡呢,还是将来就这么用了。

TOP

space professional是临时性称呼。其实还是因为政治正确需要中性化,导致Spaceman不能用,正式名称才迟迟得不到确定。

TOP

12月11日,航天军在五角大楼公布了由艾利森·沃戈设计的航天军参谋部徽章。在五角大楼工作的航天军军人将佩带该徽章。

















TOP

航天军军人的称谓选定了,Guardians。源于1983年空军航天司令部的口号“Guardians of the High Frontier”。

TOP

太空军人员的名称公布了:guardian。

TOP

从Guardian这个选择来看,个人感觉太空军的文化还是倾向于防卫(Defensive)和支援(Supportive),而不是进攻(Offensive)与支配(Dominance),后者是空军/航空兵文化和空权理论的核心。太空军成立以来也将对“赏金猎人”系统的描述作了改变,从强调Offensive/Defensive Counter-Space属性并弱化对其非动能/电子软杀伤特性的宣传,转变为强调其Space Electronic Warfare(太空电子战)属性,并基本不再提Counter-Space。可以认为,原先空军尝试给太空兵种塑造一套仿造制空权和空战的制天权和太空战理论,现在这一切被独立的太空军否定。

TOP

毕竟有外层空间条约,有太空非军事化的政治正确,过于强调进攻属性会产生不利的舆论反应。成立航天军的逻辑也是别国航天发展威胁美国安全,在这一语境下讲防御也是顺理成章。不强调进攻不意味着有取舍,只是策略性地隐去一部分。

TOP

回复 130# @wx_9nar6f4t

这个说法比较牵强吧。照此理论,department of defense也是防御性的,否则干嘛不叫department of offense呢。

TOP

12月18日,美国航天员迈克尔·霍普金斯上校在国际空间站由空军转入航天军。

TOP

12月11日,航天军作战部长约翰·雷蒙德上将加入参谋长联席会议。

















TOP

回复 69# @wx_9nar6f4t

空军的渊源在陆军,历史上海军陆军是对头。
到现在美帝军衔制服,分两大派系,陆军系,海军系。

陆军系——陆军,空军,太空军
海军系——海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NOAA,公共卫生军官团(组建时海军军医署为主的)

TOP

回复 134# 197322841

胸标都是之前航天员的标

TOP

太空军军衔确定了,不用海军军衔基本上保留空军军衔。只对NCO和enlisted士兵最低5级E1到E5改动。Airman改为Specialist,去掉了Air空军名称也去掉了man这个非中立化不符合PC要求名称。最初四级军衔就是Specialist 1至4,E5是Sergeant。

TOP

太空军的最终军衔还是挺符合现阶段太空作战水平的,没有载人轨道战舰,人在地面遥控管理天基与地面传感器,且专注于太空任务(Specialist, Space Professional等称呼都体现了这种专注属性)

TOP

顺便,其实我个人更希望他们叫Astroman(当然是不符合PC,PC本来就是糟粕文化),这样连缩写都不用改,继续A字头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