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上海这家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获“新冠状病毒研究资格”,曾最早发布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
文汇网 2020-01-24 22:44:56
年夜饭2.jpg

▲除夕夜,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今天天是大年三十,是全家团圆吃年夜饭的日子,在上海金山区的间宿舍中也有一群人正在吃着热气腾腾的年夜饭,他们都是“半途而返”的人——他们中有人刚回家呆了一天就赶回来了,有人接到通知后三个小时就又出现在了办公室,这支队伍的领头人、国家疾控中心传染所研究员、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兼职教授张永振说“这个年我就不回去了,在上海实验室里过”。

他们所在的地方——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今天刚刚获得国家认可委批准,新增研究新冠状病毒资格,这也意味着这支科研力量有了向新型冠状病毒发起“攻坚战”的资质,他们的研究成果将为后续防治活动提供科学支持。

全球最顶尖的病毒实验室,最早发布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

生物安全防护实验室根据微生物及其毒素的危害程度不同,分为四级,一级最低(BSL-1),四级最高(BSL-4)。目前全国有53家P3实验室,为何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这家获得了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的资格?

“在病毒领域,我们是全球最顶尖的实验室。”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负责人宋志刚说。这份来信来源于实打实的数据,在全球6000多种病毒中,张永振团队就发现了2000多种,在国际病毒学分类委员会为病毒划分的14个目中,该实验室贡献了其中3个目。

年夜饭1.jpg

▲不回家过年,就在实验楼的房间里吃顿年夜饭

他们还是全国年利用率最高的生物安全实验室之一,迄今为止已经经受过禽流感、黄热病毒、埃博拉等病毒的考验,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又是它第一个发布了冠状病毒全基因序列。

张永振回忆说,2019年12月26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科研项目常规收集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的不明原因发热患者标本一份。2020年1月5日凌晨,中心就从标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类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11日,团队在《病毒学组织》网站发布了所获得的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

临危受命,三天通过评审拿到资格证

从提交材料到获得资格审批,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只用了三天时间,这固然是特殊时期下的只争朝夕,却也是这家实验室在冠状病毒研究上实力雄厚的表现。

“冠状病毒是一大类病毒的统称,SARS、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等都属于这一类病毒。”宋志刚说,“我们很早就对这类病毒进行研究,当发现武汉出现的不明原因肺炎后,我们在课题研究中发现并鉴定出这个病毒。”

获批后这家实验室将开展哪些研究?张永振说,疾病的核心是“可防可控可治”,他们将从这三方面入手,研究该病毒的源头在哪儿、病毒是如何传播的以及药敏等相关实验,为防控与临床治疗提供基础数据支撑。

为了尽快研究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致病性和传播规律,这一实验室的十多名科研人员都选择了不回家过年,即使是已经回家的听到消息也买票回到上海,他们也是最美的“逆行人”。

张永振说:“既然上海在病毒学研究以及病毒传播规律方面具有一定的科研优势,我们一定要发挥科研龙头城市的作用,为遏制疫情做出自己的贡献。”

TOP

中国新闻周刊特稿

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感染始末:接触病人推测可能人传人 上报被批造谣

1
在此次参与新冠肺炎救治的过程中,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职工中,截至1周多前达到新冠肺炎临床确诊标准的已达230多人,其中130人住院,100多人居家隔离,多位科主任与院领导都“中招”。

2
该院急诊科主任艾芬介绍,2019年12月18日,一名65岁的华南海鲜市场送货员来看急诊,该男子五天前出现发热症状,12月27日,艾芬接诊了第二例此类病人,看到化验单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艾芬感到“很可怕”。

3
1月2日起,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

4
1月1日后,武汉市中心医院接收到的发热患者愈发增多,像“火山喷发”一样。到1月的第二周,随着病人越来越多,所有的隔离病房都逐步搬到别处,急诊内外科的病房又改成留观门诊,一共能接纳五十多个病人,但依旧无法满足激增的患者。

此文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武汉市中心医院是当地27家三级甲等医院之一,官网显示,该院职工总数有4300多人。其前身为汉口天主堂医院,有140年的历史,主要有后湖和南京路两个院区,均位于汉口区,两者相距五六公里,其中后湖院区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两公里,这也是武汉市中心医院较早接触到新冠肺炎病例的重要原因。

截至2月4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全市定点医院中,收治的发热病人仅次于金银潭医院,开放床位510张,已用床位525张。然而,在此次参与新冠肺炎救治的过程中,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职工中,截至1周多前达到新冠肺炎临床确诊标准的已达230多人,其中130人住院,100多人居家隔离,多位科主任与院领导都“中招”。

这家医院的现状,是此次疫情中武汉市医疗系统的一个缩影。

2月14日,国新办就疫情防控最新进展特别是关爱医务人员举措举行发布会。发布会上,来自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是,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716例,其中湖北省1502例,而武汉市的医务人员确诊人数达到了1102例,占湖北的7成多。

用红圈标注的检测报告

艾芬1997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后,进入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现任该院急诊科主任。据她介绍,2019年12月18日,一名65岁的男性个体经营者来到医院南京路院区看急诊。在五天前,他出现发热症状,体温高达39.1℃,发热前有寒战,但无鼻塞、流涕、呼吸困难、咳嗽等症状。此前在12月16日,该男子先是到医院门诊就诊,经过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奥司他韦及乐松片等三天对症治疗无好转后被收入急诊病房。急诊科医生给该男子尝试了碳青霉烯类高级的广谱类抗菌素,依然无任何好转迹象,而其肺部感染表现为“双肺多发散在斑片状模糊影”。

12月22日,该男子转入该院呼吸科救治,12月25日转入同济医院,再之后,转入专门收治传染病人的金银潭医院。在后来的追溯过程中,艾芬了解到,该男子是华南海鲜市场的一个送货员。

12月27日,艾芬接诊了第二例此类病人,是一名40多岁来自武汉远郊区的年轻人,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在当地诊所治疗了一周多,高烧不退,肺部感染严重,指脉氧为90%。这个年轻人随后被收入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与肺泡灌洗液检验。12月30日,送检的结果出来,该男子感染的是一种冠状病毒。看到化验单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艾芬感到“很可怕”,第一时间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报告,但医院有没有再向上级疾控部门报告,她并不清楚。

这份检测报告,于12月30日下午被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发在同学微信群里,并被大量转发。艾芬称,当时大学同学私下问她关于冠状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检测报告发了过去,并特别用红圈对“SARS冠状病毒”进行了标注,但不知这份报告后来是怎样流出去的。

几乎同时,12月28日,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接诊了4例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发热病人。到2020年1月1日前后,医院共收治了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诊科向医院公共卫生科上报了这7例发热病人中急诊科收治的4例。公共卫生科回复称,已上报江汉区疾控中心。江汉区疾控中心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与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之前也已接到类似病例。在急诊科上报的4例病例中,有一对母子,儿子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母亲去海鲜市场送饭,并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物品,但依然染病,而且病情较重,艾芬当时就推断,这个病可能“人传人”。

1月1日凌晨,后湖院区急诊科又收到了一位由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转入的65岁男子。该男子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开诊所,最近收治了很多发热病人,之后自己也有了症状,病情严重。艾芬分析认为,这位诊所老板的病很可能就是他诊所的病人传给他的。

1月1日,她再次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医务处报告了该诊所老板收治了多例病人的相关消息,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她担心,“一旦急诊科医生或者护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烦”。

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了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相关情况,称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就在这天凌晨,李文亮受到了市卫健委和医院的警告和批评。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有8人因“发布、转发不实消息”而遭传唤。

1月1日晚将近12点,艾芬也接到了医院监察科的信息,要求其第二天到监察科谈话。1月2日,在和监察科纪委谈话过程中,领导批评她“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艾芬提及了这个病可以人传人,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1月2日起,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

林媛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护士,在1月初听到这一疾病的相关消息后,只能隐晦地提醒身边亲友,要戴口罩。

在和医院反映情况无果后,1月1日起,艾芬只得要求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先戴起了N95口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