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北约秘书长称北约需向全球化发展,尤应面对中国崛起

北约秘书长称北约需向全球化发展,尤应面对中国崛起
发表时间: 30/12/2020
作者:  弗林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12月29日向媒体表示,经历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洗礼后,北约打算提高防御使用生物武器攻击威胁的能力。他亦指,“随着中国的崛起,全球力量平衡也发生了转变。所有这些都创建了一个新的安全环境,(北约成员国)继续需要对我们的安全性进行投资。”

德新社记者提问称,“目前的流行病表明,病毒会造成毁灭性的破坏。北约是否准备好可能受到类似新冠病毒的攻击,这种可造成数十万人死亡,并使经济瘫痪的威胁?”斯托尔滕贝格回答说,“首先,我想说的是,科学界有一个共识,就是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新冠病毒是来自天然的。它不是在实验室里制造的病毒。但是,这当然表明了使用生物武器的危险。这些武器与化学武器一样,已为国际法所禁止,但我们必须为使用这些武器做好准备,因为我们知道这些武器仍然存在,而且还存在着使用这些武器的风险--包括国家行为者和恐怖分子的使用。”

记者问,北约是否对此有所准备?斯托尔滕贝格说,“我们有专门对付生物制剂威胁的部队,他们也是我们演习的一部分。但我们需要继续加强在这方面的能力。例如,我们正在改进情报共享,以防止攻击。“记者追问,“如果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发生了类似冠状病毒的生物武器攻击,是否可以用常规武器或核武器进行报复?”斯托尔滕贝格回答说,“我们对使用生物武器的反应取决于它的使用方式和规模。针对英国索尔兹伯里发生的神经毒剂袭击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事件,北约国家在协调行动中驱逐了俄罗斯外交官。这是向俄罗斯发出的明确信息。北约没有被禁止的武器,但我们有各种能力作出适当的反应。如果我们触发了关于集体防御的第5条,那么我们就会使用我们所拥有的能力。”

记者问,“你一再强调,北约愿意在当前的危机中提供帮助。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疫苗物流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你认为其可能发挥作用吗?”斯托尔滕贝格说,“当然,北约和军方可以帮助分发疫苗。北约已经为民间抗击病毒的努力提供了很多帮助。北约救灾中心已经协调援助工作好几个月了。在整个联盟地区,军方为民事卫生当局提供了支持。从运送医疗设备、人员和病人,到建立数百家野战医院。我们最近还向巴尔干国家和其他盟国交付了许多呼吸机。”

近年来,我们实施了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集体防务强化

记者问,“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任期将在1月结束。他对盟友的谩骂削弱了多少北约的力量?”斯托尔滕贝格说,“北约很强大。近年来,我们实施了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集体防务强化。目前我们在欧洲的美军数量比2014年还要多。我们要记住,冷战结束后,美国在欧洲的军事存在逐渐减少,最后一辆美军坦克于2013年12月离开欧洲。但现在他们又回来了。美国又派来了一个整装装甲旅,兵力更多,装备更多,演习更多。目前在欧洲的美军有7万多人,比2014年初多了6000人。”记者续指,近年来北约盟友之间出现诸多纠纷。

对此,斯托尔滕贝格回答说,“当然,我们也看到了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分歧,比如在贸易问题上和气候变化问题上。而关于负担分摊和国防开支的讨论也非常激烈。但好消息是,盟友们现在正在做更多的工作来平衡负担分担,加大投入。”记者提出,“那么事后看来,联盟能否感谢特朗普在防务开支上的不妥协?”他表示,“近几十年来,所有的美国总统都在推动北约的欧洲伙伴增加国防开支。2014年,奥巴马任美国总统,拜登任副总统决定加大投资。自2014年以来,盟国一直在增加投资--不是为了满足美国的要求,而是因为他们认为增加投资符合他们的安全利益。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可预知的世界,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记者问,“你认为未来的美国总统拜登是否会在新冠危机的情况下呼吁盟国进一步增加国防开支?”斯托尔滕贝格说,“拜登是北约的长期和坚定支持者,但我当然不能代表美国新一届政府发言。我知道他过去曾呼吁欧洲盟友多花钱。如果他在担任总统时继续这样做,也就不足为奇了。”记者问,“当医疗保健和摆脱经济衰退成为当前众多人的当务之急时,为什么政府应该在国防上投入更多呢?”

随着中国的崛起,全球力量平衡也发生了转变

斯托尔滕贝格则强调,“因为导致2014年决定的安全威胁仍然存在。疫情并没有使它们消失。他们变得更加担忧。我们正在与俄罗斯打交道,要求我们向欧洲派驻具有核武器能力的新型巡航导弹。我们正在处理越来越复杂的网络攻击。然后是恐怖主义,随着中国的崛起,全球力量平衡也发生了转变。所有这些都创建了一个新的安全环境,继续需要对我们的安全性进行投资。此外,自新冠病毒大流行爆发以来,我们已经看到,军事能力在支持平民保健服务方面也极有帮助。”

记者问,“说到俄罗斯:北约实际上计划在与俄罗斯的艰难关系中依靠威慑和对话的混合手段。但是,北约-俄罗斯理事会最近与俄罗斯进行的对话是在2019年7月举行的,为什么北约未能保持对话?”斯托尔滕贝格指,“对话需要双方参与。我们邀请俄罗斯参加2020年初的北约-俄罗斯理事会会议。没回应,但是我们的邀请仍然有效。我坚信对话,我鼓励俄罗斯这样做。我认为对话有助于减少事件、事故和错误判断的风险,并且可以帮助建立更好的关系。”记者谈到,“目前,联盟内部的对话十分困难。美国对土耳其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系统实施了制裁,欧盟刚刚对土耳其采取进一步的惩罚性措施,要求土耳其停止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在塞浦路斯寻找天然气。这给北约带来多少负担?”

斯托尔滕贝格说,“几十年来,北约盟友之间一直存在分歧-1956年的苏伊士危机,1966年法国退出北约的军事机构,1970年代塞浦路斯的事件或2003年伊拉克战争。盟国正在制裁另一个盟友,但是这些争端不会阻止我们在北约作出决定。我多次向土耳其指出,俄罗斯的防空技术与北约技术不兼容。S-400防空系统无法集成到北约防空系统中。因此,这也对盟军飞机构成威胁,因此,我欢迎土耳其与其他盟国就可能的爱国者防空系统或SAMP-T防空系统交付进行会谈。”

不认同我们的价值观

记者问,“一群专家最近就北约如何改善内部政治合作与协调提出了建议。接下来是什么步骤?”斯托尔滕贝格表示,“现在,我的工作就是保持工作的顺利进行。我将在下次北约峰会上为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提交提案。现在要确切地说出我的建议还为时过早。但是我只能说,我的目标是加强北约作为一个政治联盟。我们还需要发展更全球化的方法,尤其是为了能够面对中国的崛起。在安全形势变化的背景下,我几个月前提议修改北约的战略构想。”

记者谈到,对于德国来说,中国作为贸易伙伴尤其重要。对此,斯托尔滕贝格指出,“德国深知全球力量平衡的变化,中国崛起为我们的经济体提供了增加贸易的机会以及挑战。中国拥有全球第二大国防预算,并且正在大力投资于新型现代化能力,包括在核领域。中国不认同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看到在香港问题上他们如何对待。”

记者最后谈到,“北约2021年将做出的最严肃的决定可能是计划于2月在阿富汗开展行动。激进的伊斯兰塔利班有望在4月底前撤出所有国际部队。如果北约决定由于和平进程中的进展不足而不会撤出塔利班,塔利班是否有立即再次袭击外国士兵的危险?”

斯托尔滕贝格则表示,“无论我们作出什么决定,都存在风险。如果我们选择离开,就有可能失去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方面取得的成就。同样重要的是,不要质疑人权、妇女和少数群体权利的成功。如果我们留下,就有可能遭受更多的战斗、暴力和卷入长期军事冲突的危险。对我来说,以协调有序的方式做我们决定的事情很重要。因为这将有助于减少风险,这也是支持和平进程的最佳方法。这是一个脆弱的和平进程。不能保证成功。”

返回列表